首页寓言故事风筝和老鹰

风筝和老鹰

蓝空白云,和风轻送,一只风筝在天上翱翔。
风筝的腹部系着一条柔韧的细线,线上缀满尖利的玻璃粉屑。靠这些粉屑,它不知道已经割断多少别的风筝的线,使多少风筝粉身碎骨。你看它在高空中那么“兴奋”地奔跃,或许以为那是因为它生性残忍,一贯好斗、喜出风头吧。其实,操纵着它的行为、控制着它的情绪的,是地上的主人呀!霸占一方,冲刺扑跃的是主人的心态;向别的风筝急速靠拢,翻上腾下,猛拉疾扯的是主人的意绪。它自己可是一万个不愿意啊!然而,身不由己,又有什么法子呢?不过,能够飘游在高空中,的确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你看那座座高耸的峰巅,那丛丛碧绿的果林,那洼洼清澈的池塘,那片片青葱的田园,那川川婉蜒的溪流,那幢幢优美的楼房,那个个青春的、勤劳的、善良的、矫健的、勇敢的人,还有那辽阔的海洋,那多情的云霞,假如能够让它永远浮留在天空,遍赏大地美景,该有多好!可惜的是,这样悠哉的机会是难得一见的;因为主人把它送到空中来,其实只是希望它向别的风筝挑衅的呀!要是过了些时候,仍然找不到敌手,是会把它粗暴地拉回地面,掷进贮物室里的。
现在,它翱翔了好些时候了,但是,敌手一个也还没有出现。它的腹部忽然一阵抽痛,它的身子开始急速往下降。它知道一定是主人要它回归地面了,它痛苦极了,眼泪夺眶而出。
“哈罗!风筝老弟,你为什么哭了?”一只老鹰不知从哪里飞来,向它打着招呼。
“嗯嗯嗯!……我要留在空中,我不要返回地面去!我不要回返地面去!”风筝神经质地叫喊着。
“你不要回到地面去,就别下去好了。哭什么呢?”老鹰不解地问道。
“可是,难道你没有看见我腹下的细线吗?主人正要拉我下去呢!”风筝哭泣着说:“除非……除非线断了。”
“细线?”老鹰飞得更近,而且满腔热诚他说:“让我把它啄断。”
“你要把线啄断?”风筝高兴万分,叫道:“那就快点吧!不过,线上有尖利的玻璃粉屑,小心别给它割破了喙。”
“玻璃粉屑?”老鹰迟疑了一会。
“喂!老鹰!小心呀!主人的弟弟手上拿着弓箭呢!”风筝向地面上望了一眼,喊道。
“哦!哦!”老鹰脸色苍白,心绪慌张,说:“我有一点事,要先走一步。风筝老弟,再见!再见!”说着,猛力拍打着翅膀,头也不回,飞走了。
“唉!”凤筝叹了一口气,说:“这个有口无心,临阵退却的东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