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大全曲线夺宝

曲线夺宝

曲线夺宝

张大国是个杂工,住在李局长家附近,经常帮李局长家干这干那。这天,他突然打电话给正在外地参加一个重要会议的局长,告诉他家里出了大事。李局长听了心中一惊,迫不及待地说“张大国,你快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别再考验我的忍耐性了,我都快急疯啦!”

张大国犹犹豫豫地说:“局长,我想……我想我应该告诉你这件事,我觉得不能再对您隐瞒下去了。”张大国终于把事情说出来了。

张大国告诉李江山,五个月前他就发现李江山的老婆王爱琴总是在他外出开会的时候,深更半夜带一个帅男人回家,两人鬼混后早晨5点左右离开他的卧室。王爱琴还给了那人好几千元人民币,只要是李江山不在家,王爱琴总是带那男人来过夜,两个人亲密得不得了。今天上午,张大国无意间听到他们两人的窃窃私语,竟然密谋两人要远走高飞。他们约定明天下午5点到李江山的家里见面,然后坐飞机到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张大国说:“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地步,再不告诉你,我的良心会把自己折磨死。”

这个消息对李江山来说犹如当头一棒,一时不知所措。但他清醒地知道必须在那对狗男女出走之前一定要赶回来。于是李江山告知其他与会领导家里有急事,必须立即坐飞机赶回去。

李局长匆匆赶回家,张大国告诉他,王爱琴中午就出去了,可能是买什么东西,他们的箱包都还在卧室里。李江山飞快地冲上二楼卧室,把墙上的一幅油画取下来,画的后边是一个密洞,他把手伸进去摸了两下,发现东西不在了,李江山的脸一下子青了,他马上把王爱琴准备带走的两个行李箱翻了个底朝天,可什么也没有找着。他一下子瘫坐在地板上。

张大国提醒他,王爱琴随时都可能回来,您不能在这里呆愣着。李江山才说:“你先回房去吧,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别出来。”说完他走到书房,从一个加锁的抽屉里拿出一支手枪,放进了裤袋。

大约一个小时后,楼下传来了王爱琴的笑声,接着是一个男人的笑声。这笑声刺痛了李江山,他立刻拔出手枪做好准备。

卧室的门开了,一个男人拥着王爱琴走进来。一进门王爱琴就感觉到情况不对,为何自己收拾好的衣箱被搞得七零八落?还没有等她作出任何反应,身后的门已被重重地关上了。李江山满脸狰狞地看着眼前这两个人,用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们。王爱琴惊呼一声:“哎哟!你想干什么?”

李江山用斜视的眼睛打量着那个男人:的确比我漂亮,长相英俊,皮肤白哲,头发卷卷的像个西方人,嘴角上还留着八字胡,难怪能迷住王爱琴。李江山用低沉的声音命令道:“告诉我你的名字?”

那男人很沉稳,看不出一点儿惊慌失措的样子,而且居然大大方方伸出了右手,像个绅士一样打起了招呼“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李局长,我叫杨涛。”

“你这个王八蛋!”李江山咬牙切齿,枪口对着杨涛的头。王爱琴像疯子一样扑过来,紧紧抓住李江山持枪的手说:“你不能杀死他,不能啊!”李江山一脚踹倒王爱琴,刚要抠动扳机,却见杨涛摆了摆手说:“请等一下,李局长!你都不想知道我跟夫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我全部告诉你之后再动手也不迟呀!”

李江山没有反对,但他持枪的手并没有放下。杨涛于是一五一十地向李江山讲述起他与王爱琴的故事来。

“我与王爱琴是在酒吧里认识的。我请她喝了三杯陈年法国干红后,她便以身相许了。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正当职业,只是喜欢与美丽的女人打交道,哈哈!当然我是不会为一个女人吊死在一棵树上的,最初只想和王爱琴玩上一个月,再各投各的林子。可是有一天她突然对我说拜拜了,真是奇了怪了,我没有把你甩了,你却甩了我,你长本事了吗?我说今后你有生活着落了吗?这个时候你夫人跟我说了一句话,使我改变了主意。”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