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大全岁月是把小飞刀

岁月是把小飞刀

岁月是把小飞刀

李笑是个杀手,他的兵器是一把小刀,江湖传说他是小李飞刀李寻欢的后辈传人。

此刻他正悠闲地喝着上好的龙井茶,他是个张弛有度懂得生活的人。十几天前接到一宗大买卖,有人买他刺杀“龙飞凤舞”中的龙。“龙”是林一郎,谦谦君子武功非凡,“风”则是田玉娘,盈盈胜水美艳绝伦。夫妻俩仗剑天涯急公好义,做了无数除暴安良的侠义之事,是武林中人人敬仰的贤良夫妇。这样的人也有人要刺杀?李笑有点犹豫,杀手本无情,但江湖道义还是要讲的。来人见他沉吟并不多话,只是从怀中一张张地拿出银票,十万、十五万、二十万……当桌上一叠厚厚的银票变成五十万时,李笑端着茶杯的手轻微抖了一下:五十万两,下半辈子不用愁了,成交。

林一郎正在酡红色的夕阳下陪着爱妻田玉娘散步,李笑飞刀出手,如烈日白光,如白练横江。刀一离手,他掉头就走。身后,田玉娘发出一声惊叫……

就在几天前他得到一个消息,伤心病狂的毛无心被人杀死在妓院中,杀人者据说是个女子,来去无踪。只有李笑知道杀人者正是田玉娘,因为正是毛无心出了五十万两银子让他杀了林一郎的,他还知道几年前“龙飞风舞”行走江湖时正好碰到毛无心欲强暴一个弱女子,两人当下出手。经过一番恶战,毛无心被重创,从此双方结下生死粱子。

田玉娘杀了毛无心,那么下一个复仇目标会不会是他李笑呢?此刻李笑一边喝茶一边想着这个问题,不过即使那田玉娘找上门来也是自讨苦吃。这么一想他便自负地微微笑了。

忽然,一股杀气在身后盘旋,急回头,却是一蒙面黑衣人,李笑的瞳仁立即收缩起来,这时那股杀气却又散去了,然后听得黑衣人用一种极为难听的声音说:“李笑?”

李笑傲然点点头。黑衣人慢慢伸手到怀里,李笑浑身肌肉。紧绷起来,飞刀在身上某个隐秘部位像有感应似地跳动起来,李笑有十成把握在黑衣人掏出武器之前发出飞刀。

黑衣人掏出了武器--却是一大叠银票,递过来,继续用金属似的声音说:“这里有六十万两,请你杀一个人。”

李笑为刚才过激的反应有点难为情,不过他神色不变,拿过银票,只说了两个字:“行。谁?”

黑衣人更是惜字如金:“明天正午,东郊林,田玉娘。”

杀了仇家又得大笔银子,傻瓜才不干,不过杀人时间、地点一清二楚,这情报也太准了吧?

第二天正午,一个艳阳天,正是杀人的好天气。东郊林里,田玉娘出现了,美发如丝倩影如梦,转过身来,白玉似的脸庞,细而长的眼睛。她不是一个人,怀里抱着她年方五岁的女儿,一个粉琢玉雕似的小人儿,此刻她正搂着妈妈的颈咯咯笑着,浑然不晓失父之痛,更不晓已悄悄迫近的一股最强杀气。小人儿的头挡着田玉娘的咽喉,田玉娘不在意地把小人儿抱开,咽喉露出,就在这时

远处的林中突然闪过一道白光,尖利的呼啸声随之闪电般而至,“扑”的一声田玉娘咽喉上中了一飞刀,刀柄尚在她女儿的眼前剧烈抖动!

这自然是李笑之刀。李笑得手飞身飘开,在临去那一刹回头看了一眼,他看到田玉娘怀中那小人儿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插在妈妈咽喉上的飞刀,不哭不惊。

一晃十五年过去了。在这十五年里李笑只做了一件事:训练儿子李胜飞。十五年前,他退出江湖告别杀手生涯正是为了年已五岁的儿子,他不想再杀人了,江湖上的仇杀他见得太多,永无休止,许多人就是为了仇恨而生存,今日他杀别人,明天别人就会来杀他,或者杀他的儿子、儿子的儿子。要想不被人杀只有一条路可走:比别人更强!所以他竭尽所能地训练儿子,希望儿子更胜过他手中的飞刀,所以儿子叫李胜飞。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三枪剿匪记